以文学的名义奔三

作者:佚名 日期:2010年09月21日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最近媒体都在热议,年龄最大的一拨80后今年已经奔三了。孔子说,三十而立,那说明80后不再是小孩子了。曾经被当作叛逆、新锐、低龄化的80后,现在却面临着就业、买房、读书等各大考验,这种无形的社会压力可谓是空前绝后。文学上的一拨80后,现在也都各自作鸟兽散。有人说,80后作家不好当,不是扮嫩,就是扮酷,如果两者都不愿意,那就改行去吧。可是,却偏偏有这两者都不愿意之人——因为有些作品总是注定会留下的,这并不受作者身份之类问题的制约,比如说,韩晗的这本《侧影年华》就是。

  都说现在写散文的少了,这话不假。这不是因为写散文的人没出息,而是因为散文难写。小说家成名容易,但是上高峰却很难,可能一个人一辈子能扔出好多部小说,但却憋不出一篇半篇散文来,因为小说靠的是生活,是一股子精气神儿,就像以前梁实秋讽刺小说家的那样:小说就是一个屁,放出来就完了,下次什么时候有,还指不定。但散文却靠的是悟性,是对于文字的驾驭能力,是对作者知识面与人文情怀的考察,这也是为什么80后作家里,一拨拨写小说的都起来或是倒下了,唯独没出现一两个写散文的原因所在。

  韩晗的散文颇有功底,就拿这部《侧影年华》来说,仔细读来,有很浓重的时代气息与人文情怀。说时代气息,是因为这些散文不同于一些老夫子们颤颤悠悠拿着几十年前的豆腐账一股脑儿结集出版,读来一阵馊馒头的味儿。这本《侧影年华》都是新近的一些作品,主要集中2006年以后韩晗的一些散文创作,其中很多文章在《读者》、《人民文学》以及《中国民族》这些重要刊物上发表过,还入选了中国散文学会与散文选刊两大年选,80后作家多半本是为稻粱谋,韩晗能有此理想勇气与踏实文风,实属难得。

  《美文》杂志主编安黎用“扣问经典,追溯历史”来形容韩晗的散文创作,我以为颇为在理,这也是其人文情怀所在。《侧影年华》里对于历史的感悟,对于文化精神的传承,对于昆曲、书法以及国学等问题的思考,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年轻人的精神承载量,但是这些文章读起来,却又轻松惬意,总令人兴奋,令人有所期待。

 



香港文联官网中华情画廊网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作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中国文化产业报张孝勇个人官网郭继常个人官网